第1章 受尽屈辱 - 国术无双

第1章 受尽屈辱

紧急公告: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:求书帮https://.qiushubang./ 江州市,夜晚。 一个破旧的出租房内,蛋糕散落一地,龙翊坐在沙发上,双手颤抖,手中紧握着一条金项链,目光透射出屈辱和恨意。 一个长相还算可以,身穿丝质睡衣的女子,从里屋慢慢走了出来,身边跟着一名肥胖的中年男人,嘴里骂骂咧咧。 “妈的!好好的兴致被搅和了!赶紧让他滚!” 肥胖男人气急败坏,恶狠狠的盯着龙翊。 龙翊拿起金项链,声音嘶哑的对女孩说道:“刘丹,我打工几个月,给你买了这条金项链,就是为了今天你生日,给你一个惊喜,你……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 刘丹凌乱的头发,还有她身上被肥胖男人蹂躏的痕迹,想起刚刚她被猪拱的恶心画面,龙翊脸上闪过一抹痛楚。 ‘啪!’ 刘丹狠狠地打掉龙翊手中的项链,眼中带着蔑视和不屑。 “打工几个月,就买一条破项链?我跟着你,有幸福吗?你就是个穷学生!还是滚回去上你的学吧!” 还在上高三的龙翊,借着晚上的时间,打工赚钱,在餐厅里,与她慢慢生出感情,确认关系。 原本满心欢喜的想要给她一个惊喜,却不成想,却看到了这样肮脏的一幕。 龙翊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,而刘丹此时,却衣着暴露的坐在肥胖的令人恶心的老男人身上,卖弄风骚。 心里又是一阵刺痛,疼的龙翊的脸都扭曲起来。 “你对我,真的没有一点点感情吗?” 刘丹嗤笑一声,嫌弃的审视着龙翊,一身廉价的运动服,除了模样还算帅气,其他的,没有丝毫可取之处。 “感情?能当饭吃吗?我跟你在一起,就是为了让你在餐厅里,帮我干点活而已,就你这样的穷鬼,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感情?” 龙翊抬起头来,目光死灰,心里的疼痛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 刘丹毫不掩饰,当着龙翊的面就开始挑弄着肥胖男人,故意的气他。 “拿着你的破项链,赶紧滚蛋,朱老板可是给了我一条钻石项链,能买你那个几十条!丢人现眼的死穷鬼!” 刘丹一边卖弄风骚,一边拿起脖子上的钻石项链,在龙翊面前炫耀着。 朱友全带着淫邪的目光,狠狠地在她身上捏了一把,让刘丹发出一声像是猫叫的娇喘声,得意的转过头,对龙翊吼道:“还特么不走?等着看生理卫生课?告诉你,你这样的垃圾,不管走到哪里,头顶上永远都会顶着大草原!” 龙翊怒火升起,迅速起身,目光暴戾的盯着朱友全。 朱友全被龙翊的气势震慑,猛然打了个冷颤,有些慌乱起来,可转念一想,他不过一个穷鬼学生,怕他作甚? “哎呀?小子还想动手了?赶紧滚!逼急了老子!叫人废了你!” 见朱友全真的动怒,刘丹赶紧轻抚着他的胸口,对龙翊怒斥道:“你快滚吧!这是我家!你再不走,我报警告你私闯民宅!” 龙翊看清了刘丹的丑恶嘴脸,他心如死灰,冷哼一声:“我走,从此以后,我俩没有任何关系!” 在二人嘲笑的目光下,龙翊一掌拍在茶几上,转身离开。 笑声戛止,二人震惊的看着茶几上坚硬的大理石面,碎成碎块,散落一地。 婊子配狗! 夜色下,龙翊沉浸在压抑的心情当中,一遍遍咒骂,却也改变不了现实,怪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睛,看上了一个婊子! …… 龙翊是单亲家庭,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为了龙翊上学,在外面给人当保姆,虽然收入还算可以,却也很辛苦。 已经是后半夜,见龙翊还不回来,她来到小区门口,等着龙翊。 正在张望,一辆跑车,以极快的速度向她冲来,吓得她发出一声惨叫。 “啊~!” 跑车拐了一道弯,撞在一旁的墙上,而车身擦到龙翊的母亲,被撞倒在地上,裤子摔破,鲜血从腿上流了出来。 “死要饭的!不长眼睛啊?” 一个粗鲁的声音传来,车上走下一名男子,满口酒气,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她身旁。 “对不起~对不起~” 她腿疼的厉害,站不起来,只能在地上不断的道歉。 “对不起?对不起有什么用!我的车撞坏了!你赔的起吗?臭要饭的!看你那穷酸样!真特么倒霉!” 一名浓妆艳抹,打扮的妖艳的女子,来到男人身旁,一把就抓住她的头发,恶狠狠的说道:“看好了!这是我们展哥的车!法拉利!便宜吗?臭要饭的!你要怎么赔?” 女子不依不饶,不住的将她的头向车上撞去,疼的她发出一声声哭求。 “妈!”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的龙翊,恰巧看到这一幕,原本心中就憋着怒火,这一下,如同被点燃的鞭炮在脑中炸开,狂奔过去。 飞身一脚,那女子毫无反应,直接被踢飞出去,倒地昏迷,龙翊抱住母亲,回身狂吼一声:“为什么打我妈!” 展鹏飞看出龙翊有点身手,却毫不惊慌,语气咄咄逼人。 “还敢打人?我展鹏飞的人你也敢动!她把我车撞坏了,你又打伤了人,我废了你们两个!再送去坐牢!” 撸起袖子,露出手臂上的纹身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 龙翊的母亲一听就慌了起来,死死拽住龙翊的衣服,不让他冲动,一个劲的对展鹏飞求饶起来。 “不要打我儿子!他不是故意的!你的车……我赔!求求你!不要报警!” “妈!” 龙翊挣扎着,可当他看到母亲哀求的眼神时,如同一盆冰水淋下,心中的火气,顿时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委屈。 展鹏飞毕竟喝了酒开车,肯定不能报警,不过他在这一片,也算是黑白两道都有关系,有恃无恐,见她低声下气,更有底气。 “赔?我告诉你们,我也不讹你们,这车的修理费,三十万!你们拿什么赔?” 龙翊的母亲微微一愣,怕对方追究责任,影响了龙翊的前途,还是咬牙答应下来。 “赔,我们一定赔!” 看到母亲这样,龙翊的眼眶红了起来,满心的委屈和悲凉爆发,冲击着他的心灵,胸口气闷,呼吸困难,嗓子里,哽住一团火一样,灼烧般的疼痛难以忍受。 【紧急通告】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,请记住备用站【求书帮】网址: m.qiushubang.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